“全过程工程咨询”在国际工程总承包中的运作模式

发布日期:2021-11-17 15:14:32来源:国际工程与劳务杂志作者:夏雷,邹仙德
本文以埃及新行政首都CBD项目为视角,阐述两大国际化工程公司 ——中国建筑和全过程咨询方DAR设计集团各自扮演的角色及互相合作的成功模式,为急需发展且迫切走出国门的咨询公司提供一定的实战借鉴,也可为政府正确引导和培育国内全过程咨询市场提供一定的国际化参考。

[本文转载自国际工程与劳务杂志,本网已获其授权转载发布]

培育“走出去”的国际化公司一直是我国政府积极倡导的,近十几年来得益于国内EPC业务的大力发展,工程总承包企业通过国内庞大的建筑市场迅速壮大,并凭借着大规模优势已经成长为航母级的国际一流承包商,在ENR评选出的 “2020年度全球最大250家国际承包商”榜单前20中,中国企业占了6席。但与此同时,作为高智力、轻资产的工程咨询公司,在ENR评选出的“2020年度国际工程设计公司225强”前20榜单中,中国企业只有一家上榜。如此强烈的反差折射出的是中国咨询企业国际化步伐明显落后,项目策划、勘察设计、造价、监理、装备制造、法律、金融等咨询服务对总承包商的支持力度不足,未能形成强强联合的格局。这种强总包弱咨询的“单条腿”走路状况极大地限制了中国标准、中国技术、中国制造的有效输出,降低了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力和话语权。

埃及新行政首都CBD项目是国家“一带一路”重点工程,该工程采用F-EPC总包组织模式结合全过程工程咨询管理模式。本文以埃及新行政首都CBD项目为视角,阐述两大国际化工程公司 ——中国建筑和全过程咨询方DAR设计集团(DAR AI-Handasah Group)各自扮演的角色及互相合作的成功模式,为急需发展且迫切走出国门的咨询公司提供一定的实战借鉴,也可为政府正确引导和培育国内全过程咨询市场提供一定的国际化参考。

项目简介

一、项目概况

2016年1月21日,在中埃两国元首的共同见证下,中国建筑与埃及住房部共同签署埃及新首都建设一揽子总承包合同框架协议。新行政首都位于开罗和苏伊士运河之间的经济走廊带上,在开罗以东45公里,占地超过700平方公里,建成后计划容纳500万居民。2018年5月先期开工的CBD项目一期总占地面积约50.5万平米,包括1栋385.8米高的非洲第一高楼标志塔( IconicTower),12栋高层商业办公楼、5栋高层公寓和2栋高档酒店,共计20个高层建筑单体及配套市政工程,建筑总面积170多万平米。一期总投资额38亿美金。

二、参建方介绍

项目建设方是埃及住房部下属的新城开发局(NUCA)。项目采用F-EPC模式,中国建筑(CSCEC)不但是项目的总承包商,也是项目融资方,负责融资-深化设计-采购-施工。中国建筑在ENR评选出的“2020年度全球最大250家国际承包商”榜单中名列第8。

全过程工程咨询方是DAR设计集团(DAR AI-Handasah Group),负责全过程设计 -造价控制 -监理。DAR总部位于阿联酋,是一家集项目策划、规划、设计、项目管理于一体的国际化咨询公司,尤其在中东、北非和东南亚具有较强的品牌影响力。DAR在ENR评选出的“2020年度国际工程设计公司225强”榜单中名列第9。

因此该项目是全球第8国际承包商和全球第9国际咨询商的强强“联合体”。

全过程咨询方DAR工作模式

DAR和业主的合同模式是基于FIDIC白皮书合同条款,在履约过程中体现了咨询方对项目的全过程管控元素。

一、设计咨询

DAR的设计分为四项成果,按时间排序分别是概念设计( CD)、方案设计( SD)、初步设计( DD)、施工图设计(FD/IFC),所有成果均需EPC总承包商确认;另外,按照合同约定及国际惯例,咨询方还需对承包商出具的深化加工图(SHD)和竣工图(ABL)进行审核批复,见表1。

CBD项目体量大、标准高、业态全,其中Iconic Tower又是一栋集酒店、公寓、办公、观光于一体的非洲第一高楼,因此对设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作为总咨询商(Main Consultant),DAR进行了全球资源整合,以Iconic Tower为例,集成了10多个咨询分包商(Sub-Consultant),见表2。

二、造价咨询

本项目采用固定总价合同,投资来源是15%业主自筹,85%由中国金融机构提供商业贷款。项目的整体运营背景是“五边工程”,即边融资、边设计、边议价、边采购、边施工。

合同造价控制的基本流程如下:承包商根据DAR提供的FD图纸、技术规范SPEC、工程量清单BOQ进行核量、询价-汇总上报DAR-DAR委托专业造价咨询审核-DAR和CSCEC议价磋商-报业主定价-分阶段签订总价合同-融资方与金融机构签订融资合同。

三、工程监理

DAR在项目管理领域有一支国际化、全专业、多层次的监理团队,其成员来自欧、美、亚、非等各大洲,从业经验丰富;其组织架构采用矩阵式架构,CBD项目总监(Project Manager Site)下辖核心管理团队,如技术总监、商务总监、安全总监、计划总监等等,再往下是各专业监理(Site Engingeer);同时横向配有各标段的驻场主管(Resident Engineer),负责各标段的日常管理和对接工作。

与国内监理最大不同是DAR的现场管理团队和设计团队是一脉相承的,不但设置了和设计同等的全专业体系,还配备了能审批Shop Drawing的工程师。在国际总承包工程中深化设计是整个项目管理的重要一环,深化设计的过程也是承包商和业主/咨询工程师充分沟通协调的过程。DAR配备的具有图纸协调能力的现场工程师有较强的专业技术能力和丰富的现场经验,对承包商提出的一般性调整有快速决策权;但如果涉及功能、造型、安全、造价等重大调整,他们会把决策权交给总部团队,这时他们会要求承包商提交SCR(现场澄清报审)给总部,同时结合MST(施工方案)和现场实际情况在设计团队和承包商之间负责解释和协调。因此 DAR的现场管理团队既是传统意义上的工程监理,又充当了设计管理职能,是设计师团队在建造环节的“触角”,对严格贯彻设计标准、落实建筑师负责制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四、全过程的信息化管理

1.基于BIM的全专业全过程信息化技术

DAR采用的是基于Revite平台的BIM正向设计,项目从概念设计至施工图阶段都是通过BIM模型完成,而BIM团队成员都是由各自专业的设计师组成,这样在设计过程中可以准确、及时地更新模型,从而实现各专业之间的快速协调,高效把控设计的进度和质量。在深化设计阶段,DAR会把BIM模型交付承包商,方便承包商进行深化设计、造价控制和施工组织管理。

2.前后端集成的信息化文控平台(Documents Control System)

DAR总部团队(HeadOffice)和现场管理团队(SiteTeam)共享一个集成化文控平台,包括全过程设计文件、供应商资审文件、各类报表、报审材料、施工方案、验收资料、支付记录等等,均在这个平台上实现信息共享和协同管理。

业主、总承包商、全过程咨询商的三方平衡模式

从该大型国际总承包工程可以看出,全过程工程咨询和工程总承包两种模式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在业主的统一协调下体现出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三方平衡局面:业主通过基于FIDIC的合同框架对全咨方(白皮书)和承包商(红皮书或银皮书)进行合同约束;全咨方通过工程监理对承包商进行监督管控;承包商通过咨询费用的拨付实现对全咨方的约束,见下图。

该三方模式是一套设计精巧的稳定 “铁三角 ”,从合同架构、责权界限、程序制度等多维度对三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界定,达成了简单、高效、稳固的平衡体。但不得不承认该模式是基于业主对承包商的有限信任原则,在该模式下全咨方对承包商的管控手段相对更丰富些,承包商在设计管控或价值工程方面的自由度相对小了很多。这反过来也对承包商的技术、沟通、生产组织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结语

在国际工程界,生产组织方式及项目管理模式千变万化,采取何种形式主要取决于业主的实力和专业水平。经实践证明,埃及新行政首都CBD项目的F-EPC总包组织方式和全过程工程咨询管理模式相对适用于政府型业主,不但减轻了政府对项目运作管理的压力,发挥了总承包商和全过程咨询方各自的特长优势,又能使双方互相制衡互相完善,是一种可借鉴可复制的模式。

从以DAR为代表的国际巨头咨询公司看到,我国的咨询公司想跻身国际顶尖行列还需从两方面下功夫:一是要“精”,即始终聚焦自身优势,培养专业的技术和管理团队,形成有效的建筑师负责体系,与国际主流接轨,同时多层次展开国际合作,汇聚全球资源,形成稳定优秀的战略合作伙伴库;二是要“全”,整个咨询行业须摒弃传统的割裂、分散、碎片化的模式,转而融入以FIDIC为基石的国际主流模式,做大做强产业链,打通项目立项、策划、规划、勘察、设计、造价、监理、运维等各领域的行业壁垒。

(作者单位: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埃及分公司;基金项目:中国建筑科技研发项目CSCEC-2019-Z-22,中建八局2019年度科技研发项目2019-2-08。)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1626)删除。
分享到

公告

热门文章